武汉诚嘉友泰地板有限公司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武汉诚嘉友泰地板有限公司 你的位置:武汉诚嘉友泰地板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武汉诚嘉友泰地板有限公司 朱大勇的野心:要踩翟大飞上位,一场上位的权力游戏!

发布日期:2024-06-19 11:05    点击次数:174

哈僧马上对杜崽子说:“你听着啊,门口那个酒吧里出了点状况,好像有人被酒瓶子砸了,我得带着几个兄弟去处理一下。”

“行啊,弄好了记得给我回个信儿。”

“成呢,大哥,你就放心吧。”

放下电话后,哈僧立马带着人赶到了事发现场。而这时,戈登刚进门就看到了王永祥,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大砍刀大声喊道:“你他妈赶快给我跪下来!”

整个人都愣住的翟大飞,虽然认得出小航跟朱大勇,但也顾不得多问,赶紧跑上去问道:“小航,大勇,这到底是咋回事啊?”

朱大勇根本没空搭理他,倒是小航还记得他:“大飞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翟大飞回答:“这家酒吧可是我的地盘。”

“你的?那你是被谁给揍了?”

代哥看着翟大飞,眼神中还有些迷糊:“喂,小子,别想逃!”

他走上前,对翟大飞说:“这次你总该记住我了吧?”

翟大飞吓得直哆嗦:“哥们,我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啥事儿,我向你们道歉,真的很抱歉!”

“道歉就免了!”

“咱们就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吧。”

话音未落,代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,翟大飞踉跄了几步,捂着脸说道:“哎呦,哥们,你看这…”

“把你的手给我放下来!”

朱大勇拿着五连子的枪托又是一下:“怎么,舍不得放开吗?我代哥让你放手,你就快点放!不然我可要打死你了。”

突然,大飞使劲拍了一下手:“看哪,兄弟,大家都在这儿看着呢,没错吧,哥们儿?”

大勇猛地抬起头,向上挥起拳头:“全给我跪下,跪下!有不服的我就杀了他,听明白了吗,全部给我乖乖地跪下!”

周围的各位顾客,连同那些小情侣们都吓得够呛,纷纷说道:“咱们赶紧撤吧,这儿不适合咱们待,赶紧走,别让他们伤到咱们!”

当他们走到门口时,戈登挥舞着大砍刀指向前方向:“都给我回来,回到原位上去!妈的,代哥的事还没解决,谁都不能走,给我回去!”

加代摇了摇头:“戈登,让这些客人走吧,这件事和他们无关,让他们离开吧。”

白东明也打算离开,捂着脸说:“咱们也不玩了,走吧,走吧!”

当他们走到门口时,加代突然一指:“把那个家伙给我拦下来,拦住他!”

戈登挥舞着大砍刀指着他,他立刻吓得脸色苍白:“大哥,这事儿真跟我没关系啊!”

戈登转头看向加代:“代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把他带过来,带到这边来!”

戈登迅速抓住他:“别乱动,敢反抗我就宰了你,听到没?滚到那边去,跪下,给我跪到那边去!”

“哥,我跪,我跪。”

白东明乖乖地闭上嘴,从门口后退两步,回到之前的卡座上,双腿合并,额头贴合膝盖,刚才的那五个小伙伴,也都纷纷跟着跪下,大气都不敢喘,全都老老实实地跪着!

加代回头看看门口:“还有哪些人没来?”

戈登在背后大声说道:“那个谁,哈僧马上就来了!”

翟大飞看见哈僧的那一刹那,立刻看清了这个事情的严重程度。他心里暗自思忖:“这件事可不小啊,我竟然招惹到了不该惹的人。”

代哥直勾勾地盯着翟大飞说:“你给我听好了,虽然咱们以前没有打过交道,但是今晚我得让你牢牢记住我!”

翟大飞怎么也想不到,他只不过是想帮一位顾客而已,结果却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。站在一旁的文文也被吓得够呛,她看着代哥,声音微微发颤:“大哥,我……”

“文文,你先走吧,明天就不用再来上班了。这家店从现在开始就不再存在了。你去寻找新的工作机会,不要再指望翟大飞能够帮助你赚到钱。来,把你的薪水结算一下!”

翟大飞赶紧回答:“好的,我马上就结算!”

他从口袋里飞快地拿出一沓钞票,大概有七八千元,递给了文文:“文文,这些都是你的。”

文文接过钱,有些惶恐:“大哥,这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代哥瞥了她一眼:“你就收下吧,四宝子,让开!”

文文慌忙走出了房间,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,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。只见东边开来几十辆汽车,发出震耳欲聋的引擎声,吓得她躲在电线杆后面偷偷观察。

哈僧的车子突然停下来,他一下车,留着两撇小胡子,身材微胖,看上去很和善。他回头看了看,兄弟们纷纷下车,他挥了挥手示意:“大家进去吧,进去吧!如果有人敢对我代哥不利,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

这儿,刚一走进屋里,立刻就能看见大型酒吧那宽阔明亮的落地窗,就像是从屋里隔空看到外面似的,视野极其清晰。翟大飞一眼扫过去,只见哈僧带着上百人气势汹汹地来了,瞬间愣住了,脑海里立刻清楚了眼下的情况,眼前这位加代,显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,绝对是块硬骨头,自己肯定搞不定。

看到这种情形,大飞立马堆起笑容:“哥们儿,刚才纯粹是误会,我在此向您道歉,真的是我错了。另外,我在京城人脉挺广的,比如说郎银海,还有邹庆,跟他们关系都还不错。请问您觉得这样行吗,哥们儿,能不能允许我打个电话?”

代哥毫不客气地一摆手:“之前我给你打电话时,你有让我继续说下去吗?你同意过吗?立马给我跪下!”

旁边的白小航突然出手,用他那锐利的武士刀狠狠地砍伤了大飞的背部,血流不止。大飞疼得大叫起来:“哥们…好汉…”

代哥伸手示意:“小航,你先退下,大勇,你也出去吧,你们全部离开这里。”

代哥背后站着左帅和江林,他冷冰冰地盯着大飞:“难道你没有听说过我吗?现在是认识我了没错吧?四宝子,来吧,把这个房间彻底砸个稀巴烂,上面下面都别放过!”

听到命令后,翟大飞吓得不敢吭声,深知自己招惹不起。而四宝子还没回过神来,代哥见状愤怒地吼道:“怎么回事,没听懂我的话吗,快动手砸啊!”

随着一声喝令,三十几个弟兄齐心协力,有的冲锋陷阵进入一楼,有的奋不顾身直奔二楼,瞬间,房屋里变得一片混乱不堪。他们看到什么就砸什么,无论是柔软的沙发、精致的茶几还是豪华的酒柜,甚至是那盏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,都无法逃脱五连子的猛烈攻击,水晶碎片四处飞溅。

就在此时,哈僧的手下也纷纷涌入,人数达到了二三十人之多。他们冲进房间后,毫不留情地对那张昂贵的真皮大沙发进行了疯狂的砍杀,留下了无数道深深的刀痕。茶几被狠狠地推倒在地,吧台也被掀翻得七零八落,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:“你不是挺牛逼的吗?”

就在这时,大勇突然冲向一个巨大的鱼缸,高声喊道:“这个鱼缸是我的,谁也别想跟我争!”紧接着,他挥舞着五连子用力一击,鱼缸瞬间破碎,水花四溅。代哥立刻指着他,严肃地警告:“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加代。如果你心里有任何不爽,随时欢迎你来找我。这件事还没结束,明天给我准备好100万,否则你的酒吧,我会见一次砸一次。听清楚了吗?我们现在就撤!”

说完这话,代哥带领着弟兄们迅速撤离了现场。翟大飞站在屋里,像个木头人一样,心中充满了困惑和疑虑:“这个加代到底是何方神圣?为什么他有这么强大的实力,能够召集到这么多的帮手呢?”无奈之下,他只好让服务员们先去收拾残局,但是当他想起代哥索要的那100万时,内心更加焦躁不安:“一家小小的酒吧,怎么可能拿出那么多钱呢?”

思前想后,他最终拨通了李阳的电话,这位在四九城颇具影响力的老江湖,虽然后来转行经商,不再涉足江湖事,但人脉依旧广泛。电话一接通,他便开口:“喂,李阳,是我,大飞。”

“大飞啊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你听说过一个叫加代的人吗?”

“加代?没印象。”

“今晚他来我酒吧闹事,我一气之下动了手,结果他叫来一百多号人,把我的酒吧砸了个稀巴烂。”

“大飞,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了,脾气得改改。这事儿我之前也没听说过,这样吧,我帮你打听打听,你自己也再问问,看怎么样?”

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电话一挂,李阳立刻行动起来,接连打了几个电话,第二个电话打给了邹庆:“喂,邹庆,有件事跟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知道加代这个人吗?”

“加代?听说过,以前和我老大潘革有过节。”

“他还和你老大有过节?昨晚他把大飞的酒吧给砸了,还索要一百万。这事你觉得谁能说上话?”

“这样,你联系肖娜、闫晶或者杜崽儿,他们和加代关系不错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,我会转告的。”

“好的,理解了。”

当电话挂断以后,李阳马上扭头对翟大飞说道:“大飞啊,这位加代先生是小编从深圳过来的,名号很响亮哦,不论是黑道还是白道都吃得开。最近刚回到咱们北京这边,听说他已经混迹在这边的圈子里,而且跟闫晶、杜崽以及肖娜这些人都挺熟络的。你看要不你给你大哥肖娜打个电话,听听他有啥看法?”

“跟肖娜关系挺好的?那太好了,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,请教下他的意见。”

“对,没错,你去问问你大哥,看看他对此有何高见。”

“行了,谢谢你,剩下的事情我会自己搞定的。”

说完这话后,电话就被挂断了,紧接着,大飞拨打了肖娜的电话:“喂,娜哥。”

“请问您是哪位?”

“我是大飞,翟大飞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“大飞啊,当然记得啦,你不是在前门那边开了家酒吧嘛?”

“是的,娜哥,我这儿遇到了点麻烦事儿,想请你帮帮忙。”

“什么事儿呢,说来听听。”

“娜哥,你认不认识一位叫加代的人?”

“加代?他可是我非常要好的一个朋友,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

“我跟他发生了点小摩擦,他到我酒吧喝酒,但是我之前并不认识他,结果我就动手打了他。然后,他带着超过一百个人冲过来,直接砸了我的酒吧。他还向我索要一百万的赔偿金,不然的话,只要我的酒吧重新开业,他就会继续来砸场子。”

哟,这次你可是玩儿大了,说起加代那臭脾气,你又不是第一天听说过,咱们这种小老百姓可招惹不起!这样嘛,我勉为其难给干爹打个电话,试试他能不能高抬贵手,放你一马。要是成的话,今晚我给安排个局,你务必赏脸过来哦!”

“放心啦,大哥,我保证准时赴约。”

“好嘞,等我电话喽。”

“多谢大哥关心!”

“别客气,小事一桩。”

刚把电话撂下,肖娜立马拨打了加代的手机,一接通就平淡地说:“喂,加代么?我是肖娜,你以前喊我往哥。”

“肖哥啊,有啥事儿吗?”

“听说你昨儿在酒吧闹腾得挺欢实的,两臂抬起,百十来号兄弟跟着砸场子那个是你吧?”

“原来你也听说了呀,大哥。”

“手下一小弟跟我说的。”

“大哥,那酒吧老板真不是东西,气得我气血翻涌,实在忍无可忍,才出此下策。”

肖娜示意道:“加代兄弟,看在我这个老伙计的份儿上,能否网开一面呢?那酒吧老板翟大飞,其实也是个讲义气的人,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希望能够当面向你赔礼道歉。今晚我给你安排个局,让他亲自过来向你认错怎么样?”

“大哥你发话出来,我哪敢不给面子?就照你这意思办,今晚几点钟?”

“就定在晚上六点整,来我家坐坐,咱们好好聊聊,把这事儿说清楚。”

“好的,哥,我会准时到的。”

肖娜刚将电话挂掉,心里就清楚得很了——加代这次可是给了她很大的面子啊。她立马拨通了大飞的那个号码:“嘿,大飞,晚上六点钟记得要好好的表示你的诚意啊,能不能听见呢?我已经把加代给邀请过来啦,剩下的事情就看你怎么做了。”

那边的大飞马上回答:“知道了,哥,我了解情况了。”

不一会儿,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快到傍晚六点了。此时此刻,加代带着江林和左帅,开车朝肖娜家方向驶去。等他们一下车,翟大飞早就在门口等着了。看到加代走过来,翟大飞赶紧上前道歉:“兄弟,我之前真的是搞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”

加代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:“现在你终于知道我是谁了吧?”

翟大飞连连点头:“是的,是的,我知道了!”

肖娜在旁边热情地说:“大家都别站着了,快坐下慢慢聊吧。”

接着,一张大桌子被搬了出来,加代和翟大飞也都纷纷入座。肖娜转头对翟大飞说:“大飞,来,跟加代道个歉,向你的兄弟道歉!”

翟大飞听完后,立刻站起来,端起酒杯:“兄弟,我真的是太对不起你了,我错了,我在这儿向你赔礼道歉。”

加代看着他,冷冷的说:“我们本来就不是朋友,今天我之所以来,完全是看在娜哥的面子上。从今往后,我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说完,翟大飞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,然后从背后掏出一个小皮包,里面装满了整整五十万的现金:“加代,我之前真的是不知道这个情况,这五十万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,希望你能够接受。”

代哥并未多言,江林立刻接过了话茬。代哥瞥了一眼,对肖娜说:“娜哥,我得先告辞了,手头还有事。”

肖娜见状,不禁问道:“加代,是不是饭菜不合你的口味?”

“娜哥,不是那么回事,我确实有急事,得先走了。”

代哥转身便离去,肖娜心知肚明,像加代这样的江湖人物,昨天才与人冲突,今天能来这里,已是给了自己极大的面子。否则,翟大飞又能如何?

此时,翟大飞看着代哥的背影,有些遗憾:“大哥,我还想和他喝一杯,认识一下呢。”

“人家会和你结交吗?你在京城认识几个人,就自以为了不起了,人家在深圳可是黑白两道通吃,你比得上吗?”

“娜哥,这…”

“还看什么,以后小心点!”

当晚过后,代哥以为事情就此平息,毕竟翟大飞已经低头认错,还进行了赔偿,代哥也不再追究。

然而,这只是风暴前的宁静。

朱大勇和翟大飞之间的旧怨,此时突然浮出水面!多年前的那段恩怨,虽然一直被压抑,但终究未能彻底消散。

而在四九城,白小航的名声已然盖过了朱大勇,那些有头有脸的大哥们,无论何时,都会招呼他:“小航,过来一起吃饭!”

朱大勇感觉特别不舒服,因为无论走到哪儿,大家似乎总能听到其他人提到白小航这个名字,而他却像是被忽略掉了似的。他忍不住心想:“我朱大勇到底哪点儿比不上那个白小航?”可是在江湖中,只有白小航的名字被人津津乐道,而他朱大勇却无人知晓。这让他感到非常郁闷。于是,他开始琢磨:“哼,翟大飞,你不是挺牛逼的吗?你不是还敢对我大哥动手吗?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爬上去的!”

想到这儿,朱大勇立马给大哥打去了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了大哥焦急的声音:“喂,大哥。”

“大勇啊,你找我有事儿吗?”

“大哥,关于翟大飞的那事儿,您打算怎么办呢?如果他以后还这么嚣张,您告诉我,我来搞定他!”

“大勇,这件事已经解决了,是娜姐出面调停的,现在已经和平解决了,他还给我赔了50万,就这样吧。”

“大哥,我听说翟大飞这人品行不怎么样,老是在背地里搞些小动作,等有机会,我得好好教训他一顿。”

大哥听了这话,觉得朱大勇可能只是在说笑,也就没太在意,随口说了句:“嗯,大勇,那你看着办吧。”

“好的,大哥,我明白了。”

电话一挂断,大哥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对于他们这种混社会的人来说,“有机会我收拾他”和“有时间请你吃饭”其实都是差不多的意思,大哥并没有把这句话当回事儿。

不过,差不多过了一周左右吧,情况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大飞觉得风头应该过去了,和代哥之间的矛盾也澄清了,于是马不停蹄地开始装修店铺啦,换掉旧桌子椅子,还买了好多红酒和白酒准备卖,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。简简单单一周时间而已,店里变得焕然一新,生意照样火爆得不得了,客人就像潮水一样涌进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朱大勇领着他那三个小弟,怒气冲冲地闯入了翟大飞的地盘。他们一进门就大大咧咧地坐在那儿,正好那天翟大飞没在店里。

看到这种情况,经理赶紧跑上前去,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是好惹的主儿,于是小心翼翼地问:“大哥,您好,要不要到我们的卡座那边坐坐?”

“卡座?我用得着坐卡座吗?你们老板呢?他到底在哪儿?”

“大哥,我们老板今天不在这儿,有什么事儿您直接跟我说,我来处理就行!”

“快点儿把酒拿来,白酒啊,啤酒啊,红酒也都别忘了,全都给我摆这儿,不管我喝不喝,就摆在这儿!”

很明显,朱大勇就是特意过来找茬的。听到这话,经理也不敢再多嘴,只好默默地站在一边。服务员赶紧把酒端上来,朱大勇随手打开了几瓶,然后借着酒劲开始闹腾起来。

他手里拿着酒杯,另一只手抓着酒瓶子,使劲往地上砸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。周围的保安看到这情景,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,只能远远地看着,因为之前代哥来的时候,朱大勇就曾经带过武器,没人敢招惹他。

周围的客人们吓得眼睛都瞪大了,窃窃私语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不会是要打仗了吧?赶紧撤离,别一会儿被波及到了!”大家迅速收拾行装准备离开,朱大勇则扯着嗓子喊道:“经理呢?经理在哪儿?”

经理紧张得直哆嗦,慢慢地走了过来,大勇瞪着他说:“去,马上给你老板打电话,告诉他,我朱大勇来了,让他赶紧回来见我!”经理不敢耽误,赶紧跑到吧台边,拨打了翟大飞的电话:“喂,老板,我是小李。”

“小李,出啥事儿了?”

“有个叫朱大勇的人在这儿闹事,非得让您回来不可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回去。”

电话刚一挂断,还没等十分钟,翟大飞就带着两个手下急匆匆地赶了回来,一进门就看见朱大勇正坐在那儿喝酒:“勇弟,你咋来了?”

“翟大飞,你跑哪去了?是不是把我哥打了?我告诉你,从今往后,每个月给我五万块钱!考虑到快要过元旦了,这个月就先算了,下个月开始,每个月五万,听懂了吗?你要是不愿意给,那咱们就走着瞧,看我会怎么找你算账!走,我们走!”

说完,朱大勇带着几个兄弟扬长而去,翟大飞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心里明白这家伙肯定是喝醉了,也就没打算跟他计较那么多。

朱大勇就是这么个人,一般的人根本不敢惹他,他可是那种敢拿枪指着你的狠角色,做事果断,性格暴躁。

翟大飞站在屋子里,越想越糊涂,心中充满了疑虑和担心,自己前几天去跟加代谈的那场交易好像哪里不对头,难道就是因为钱没谈拢?他心里揣测着,我看加代这个人挺实在的,应该不是那种会放狠话的主儿吧。

就在他感到迷惘的时候,他再次拿起手机,拨打了肖娜的电话,他的语气很焦急:“娜哥,你知道吗?刚才那个叫朱大勇的家伙居然来到我家,跟我老妈套近乎,还说如果我不给他五万块的话,就把我的店给砸了。这会不会是加代搞的鬼?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”

听了这话,肖娜也感到了头疼:“这事儿应该不是加代干的,他不会这么办事儿。这中间恐怕有些误解。这样吧,等我稍后给你回电,你先等我消息。”

翟大飞忙应声道:“行,那就麻烦你啦,娜哥。”

电话挂断之后,肖娜马上给加代打了过去,他的语速很快:“哈喽,我是娜哥。我刚听说朱大勇这货又去找翟大飞的麻烦了,他还扬言要砸店,还要每月让他给五万呢。这事儿是不是你策划的啊?”

“娜哥,真的不是我。我也一点儿都不清楚这回事儿。”

肖娜一听,有点儿着急了:“那现在该咋办嘛……”

“娜姐,我得好好问问我那个叫朱大勇的,看看他心里到底咋想的,难道是怕我会因为这个事儿不高兴,就偷偷地搞了这事儿出来?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,完全摸不着头脑啊。娜姐,幸亏我找了你做这个朋友,要是我办事儿不牢靠,咱们俩也走不到今天这步,对吧?你先等等我的回复哈。”

“好嘞,加代,我就在这儿等着你的电话。”

电话刚一挂断,加代也有点懵逼,实在是想不通朱大勇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于是赶紧拨通了朱大勇的电话,结果对方喝得烂醉如泥,接电话的时候还晕乎乎的:“喂,哪位呀?”

“大勇,是我,你的代哥。”

“代哥啊,啥事儿?”

“你是不是又去找翟大飞了?”

“是啊,我去过了,咋啦?”

“咱们这事儿已经圆满解决了,双方都谈妥了,而且啊,翟大飞还给咱赔礼道歉了。娜姐,也就是娜姐,她也参与进来了,咱们不能再去给人家添乱子了。你每个月从他那儿拿五万块钱,你也不差那么点儿钱,如果真差的话,我可以借给你,行不行?别再去找他麻烦了!”

“加代,你可是个大佬级别的人物,你在深圳可是有头有脸的,在北京也是大名鼎鼎的,你根本不缺钱,你可能体会不到我们这种小老百姓的苦衷。我朱大勇算个啥,我没名没分,挣不来钱!你们都别掺和了,听见没有?谁都别管,我就是要通过他来提升自己!”

“大勇,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?”

“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了?代哥,你别操心了,我不是你的兄弟,也不是你的跟班,你别掺和了行么?”

“好吧,那我也无话可说咯!”

当大勇说出那些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话后,代理大哥一时间哑口无言,为了缓解尴尬,他只好含糊其辞地说:“大勇啊,你今天讲话似乎有点颠三倒四啊,明天记得打个电话给我好好聊聊哦。”

大勇却毫不客气地反驳道:“回啥电话啊?我今天讲的都是肺腑之言!”

代理大哥又追问了一句:“你敢保证这些全是你的真心话吗?”

朱大勇斩钉截铁地回答:“当然啦,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代理大哥无奈地说:“好吧,那就这样吧。”

挂断电话之后,代理大哥内心五味杂陈,他实在想不通大勇这个好兄弟究竟是怎么回事。于是他赶紧拨打了肖娜的电话,语气焦急地说:“娜姐,关于大勇的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,他毕竟是闫晶的好哥们,而非我的。这事儿与我毫不相干,更不是我指使他去的,可能就是他跟大飞之间有些私人恩怨,具体情况我也不甚了解。但是娜姐,无论怎样,大勇始终是我的朋友,我决不容许任何人欺负他,伤害他。”

肖娜安慰道:“加代,只要你没让他去做这件事就行,这样我就能向那边解释得清清楚楚了。”

代理大哥感激地说:“好的娜姐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说完这番话,肖娜立即拨通了大飞的电话:“大飞啊,这事儿可真不是你代哥哥叫过来的,或许你们之间有些小误会,不过与加代完全无关。”

大飞听后回答:“既然不是加代,那么我就无惧朱大勇了!”

肖娜再说道:“好,那你自己搞定吧。”

大飞应允道:“好的,娜姐。”

电话挂断后,京城老炮儿翟大飞自然不愿坐视不管,他深知江湖规矩。

元旦将近,代哥张罗了一桌盛宴,邀请了江林、左帅、哈僧、戈登、白小航以及朱大勇和闫晶,大家聚在一起欢庆。

代哥坐在朱大勇旁边,大勇开口道:“代哥,那天我喝多了,说话没轻没重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代哥摆了摆手:“自家兄弟,我怎么会生气呢?大勇,你和大飞的事就别计较了,多大点事,算了吧!”

“算了,肯定算了!”

前一天还对代哥保证事情已经过去,第二天一早,朱大勇就拨通了大飞的电话,语气急促:“喂,大飞!”

“谁啊?”

“朱大勇,我朱大勇!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答应给我的钱呢?”

“什么钱?”

“一个月五万,你想赖账吗?”

“大勇,你这是干嘛?你已经来我酒吧闹了两次,我都没对你怎样,你不能这么过分吧?”

“你不怕我吗?”

“我怕你?笑话!”

“好,你等着,你等着我!”

“我等着,你来吧。”

电话一挂,朱大勇气得不行,白小航在一旁听得清楚,劝道:“大勇,代哥不是说了吗,事情已经结束了。”

“我告诉你们,谁也别劝我,连闫晶的话我也不听!”

“朱大勇,我们不是哥们儿吗?”

“哥们儿能咋样啊?哥们儿难道不该盼着对方过得好吗?还是你担心我会越来越出名,把你们给比下去呢?”

“朱大勇,你这话说得可真有点过了,你现在是咋回事啊?你爱咋样就咋样吧,我放弃管你了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朱大勇也没再多说啥,随手拿起一把旧式的带槽刺刀,利索地插进裤腰里,然后带着三个兄弟,直接走出了家门。

他们四个人坐上车,飞快地朝着前门的燕京酒吧驶去。这时候,翟大飞和他的两个小弟,武艺和卢明,还有十几号兄弟和酒吧的保安,全都在那儿等着他们。

大勇一到地方,二话不说,猛地一脚踹开大门,冲了进去:“翟大飞在哪儿?我就问一句,钱到底给不给!”

大飞看到这架势,心想自己这边人多势众,根本不怕:“朱大勇,咱们都是朋友,京城的道上混的我都熟,连你大哥加代我也都认识…”

“少跟我扯这些没用的,我就问你,钱到底给不给?给不给!”

“朱大勇,你这也太欺负人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,不就是两年前我揍了你的兄弟吗?这个仇你还记得,你是想趁机往上爬吗?”

“我就是想趁机往上爬,怎么样!”

“那我今天就在这儿站着,看看你有没有胆子动手,你敢砍我试试!”

就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朱大勇已经飞身冲了出去,手里的刀子飞快地砍出两刀!第一刀直接劈在翟大飞的头上,大飞赶紧用手护住脑袋,迅速往后退,但是紧接着,又一刀狠狠地戳进了他的背后!

大飞大声喊道:“砍啊,使劲儿砍他!”

听到命令后,二三十个兄弟立马反应过来,拿着大砍刀就冲了上去。朱大勇后面的三个兄弟虽然之前并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,但是看到大哥已经开始动手,他们也毫不犹豫地掏出武器,投入到了战斗中。瞬间,两拨人扭打成一团,现场乱得像一锅粥一样!

朱大勇尽管非常英勇武汉诚嘉友泰地板有限公司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,他们四个人要对抗十多个人,情况显然是不利的。这场激战最后到底会怎样收场呢?敬请大家继续关注后续故事发展吧!